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註冊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泰国世界日报

搜索
热搜: 泰国 政治 攻略
泰国世界日报 首頁 綜合 教学 查看内容

2016-4-1 09:00| 发布者: 673880| 查看: 74| 评论: 0


■耿黛如

副 

他失蹤好一段時間了。

除非有什麼特別的節慶,比如說跨年夜,不然凌晨的速食店大部分是很清閒的,只有慢節奏的音樂在背景裡打轉,實在太閒的時候,一小時都沒一個客人。如果此時值班的是陳經理,我會努力找點事做,為櫃台補個衛生紙、醬料包,拿條抹布到處擦擦抹抹;如果是老李值班,我在櫃台發呆他都不管的,他忙著哄小女友睡覺呢。

如果遇上用餐的尖峰時段,手腳俐落的陳經理可比老李可靠多了。然而我這種上大夜混口飯吃的打工仔,平日還是更喜歡老李一點,誰不喜歡混水摸魚呢?

大夜班除了背景音樂,偶爾離家不歸的學生聚會吵鬧,不然一般很寂靜。我送餐給客人的時候,總看到那些未歸人零散地占據桌椅,一左一右,和其他用餐的人形成涇渭分明的楚河漢界。

他們耷拉著腦袋,或坐或躺地歇息。有的人倘若沒點餐,會意思意思點杯飲料;有的人桌上則什麼也沒有,或者拉拔隔壁桌留下的垃圾到自己面前,假裝已經用過餐。

有的人來的次數多了,不知不覺也把他們的面孔記下。溜去上廁所的途中,還能用眼角餘光把未歸人挨個數一遍,看今天少了誰,又多了誰。

只要沒有什麼奇怪的行為,經理大多不會下令趕人,裝聾作啞地忽略他們。倒是有個討厭的客人,穿得西裝體面,愛腆著臉來要免費的可樂。我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時不知所措,想拒絕他吧,他卻裝熟地說哎呀你們李經理在不在呀,他都知道的!老李要是有值班,上來也不跟他多攀談幾句,強笑著給他試用杯裝的可樂,私下和我說下次要看到這怪人,就直接給了他。

這不合規定,但無論是老李還是陳經理,都只想儘快用那杯氣泡糖水打發他,生怕他在櫃台鬧事,影響他們的考績。作為喜歡息事寧人的工讀生,我實在欣賞他們便宜行事的態度,再也用不著應付他的糾纏。

而今晚,可樂先生也照慣例來了,老牛仔還是沒出現。

他原本不叫老牛仔,早先談論起他時,老李叫他「那個穿牛仔外套的老先生」,時間久了便演變成了「老牛仔」,聽起來頗有舊時美國嘻哈的味道,卻和他本人八竿子打不著:他穿著格子襯衫和深藍的牛仔外套,一雙破舊的灰布鞋,頭髮灰白參半,梳著稀疏的油頭,操著一口略重的山東腔點一杯玉米濃湯。

作為一個夜半不歸家的未歸人,不管是衣著還是言行,他都維持得相當體面。其他人吃完東西後總用外套草草一裹,倒頭就睡;他還要慢條斯理地翻著報紙,兩點才雙手環胸睡下,在一群衣衫襤褸的未歸人中鶴立雞群。

我會注意到他,是因為好幾次我在上班前,看到他站在超商外老舊的電話機前。有次我又見他對著電話機怔怔出神,難得沒穿外套,鬼使神差地──我從來不願和客人在上班以外的時間打交道,那天我卻主動上前,問他是不是需要零錢。

他乍然轉醒,說小兄弟不用不用,電話早打完哩。他的小眼睛瞇起來,在昏暗的燈光下閃爍微光,我愣住,遲疑地伸出手,輕拍他的背。

他語帶含糊地說謝謝,掌心與肩胛相觸時微微顫抖,宛如聽見槍聲的驚弓之鳥,急著倉皇走開。

那是我對他的最後印象。

然後他倏然銷聲匿跡。

直到清晨下班都沒能等到他。我獨自一人走在冷峭的北風裡,凍得手指都不似自己的,哆哆嗦嗦地掏出鑰匙,進門時差點被邊上的紙箱絆倒,盲目地摸索電燈開關。

燈光大亮,從紙箱傾倒出的蘿蔔滾了一地的土,我小心翼翼地踮起腳來,卻沒看到本該熟睡在臥室的人。我忍不住慶幸起來,心裡卻為這點高興感到罪惡,脫下厚重外套把鑰匙甩上桌,彎腰撿起四散的紅蘿蔔。

也許是去吃早餐。我心想。

陽台上放了口玻璃魚缸,缸壁上爬著淺淺的青苔,晨光下波光粼粼。我捻了捻手指的灰,往工作褲一抹,突然動了念,翻箱倒櫃地找起飼料罐,替牠們久未盡責的飼主放飯。

我不喜歡養魚,她卻對這件事興致高昂。

十幾年前她也養過魚,然而搬了幾次家,早先捨不得扔的魚缸也丟了,我以為她早淡了心思,沒想到一年前又突然故態復萌。我勸她,沒一陣子妳懶得餵了又死個精光,何必呢?她不肯聽,執意要把別人家不要的魚缸撿回來,仔細洗了乾淨,正經八百地養起孔雀魚,儘管偶爾還是會有好幾天忘記餵食。

一個月前她還說要再買兩隻老鼠魚回來,久了也沒下文,大概是忘記了,我也沒有提醒她,我們已經很久沒說過話了。

我凝視著爭食的魚群,想,她肯定是去吃早餐了。

沒幾個朋友,連樓下管理員都沒說過幾句話,成天往返醫院與家的中年女人,此刻如果不是隔壁街口剛忙碌起來的早餐店,她有哪裡可去呢?

我突然隱隱地難過起來。

自從我們吵架之後,彼此至今都未能說上一句話。只要我們之中有個人稍稍刻意,作息時間是很容易錯開的。我入睡時洗碗槽還堆著幾個碗,醒來時收拾得不留痕跡,偏偏卻沒看見半個人影,另一個室友宛如神出鬼沒的幽靈。

她是不會刻意避著我的。

我不想這樣對她,可是我沒有辦法。那些日復一日、了無新意的抱怨,喋喋不休地穿破耳膜。但凡露出一點不耐煩的神色,她雙目便瞪大如牛眼,哀哀地訴說起自己的人生:小時候家暴的父親,沒有責任感的丈夫,四處打零工拉拔小孩長大,幾年前丈夫車禍生活不能自理,天天奔波醫院,小孩又不聽話,不能理解她的苦……。

哥哥很早就跑掉了。每個月按時匯一筆幾千塊的數額,猶如盡完所有孝道,再也不聞不問。我甚至不知道他去哪裡,在做什麼,生活過得好不好,除了戶頭偶爾波動的餘額,彷彿吃定我不能昧起雙眼不管不顧地跑掉,安心地徹底人間蒸發。

而他也料中了。

我體諒了她的苦,困守在她身邊。

然而一件傷痛反覆地拿出來晾曬,恨不得你學會背誦她的所有故事,好提醒她為你遭了多大的難,你必須要如何的感恩,光是這樣都讓人難以忍受,又何況她半輩子長的人生?

她在陽台餵魚的時候,側面看來愈是恬靜,愈襯得嘮叨時惡如修羅。終於我受不了,對著她大聲咆哮。她傷心地流了滿臉淚,把自己關入房間。

我氣得渾身發抖,面色漲紅,眼角餘光看見桌上的飼料罐,陡然惡念叢生,伸手進她前一兩日剛刷洗的魚缸裡,水溫冰冷,我瘋狂旋轉,攪得一口魚缸如洗衣機高速轉動,非要所有的孔雀魚腦震盪才罷休。

她不知道我做了這樣的惡事,正如她對我所做的一切視而不見。

我放棄了畫畫,扔掉了課本,找了份薪水優渥的大夜班來補貼家用,有錢也不敢花,得空便上醫院照顧大小便失禁的父親,留在這個如泥沼般不得動彈的家。

我努力試著撫平她的傷痛,卻徒勞無功。

這些魚什麼也沒做,成天混吃等死,卻可以享受安靜平安的日子。

我對著載浮載沉的飼料發呆,身後響起輕微的門鎖聲,我轉頭看見她走進來,四目交接時,她微微一愣,欲言又止,最後只問道:還沒睡啊?

我嗯了一聲,望著她彎下腰挑揀著蘿蔔的背影,突然恍惚地想起老牛仔。

久未梳洗的油耗味,掌心還殘留的佝僂觸感。

去年元旦,到處歡天喜慶,人潮猶如密密麻麻的沙丁魚,朝著二十四時營業的燈光游來。大人小孩攜手湧向櫃台,歡鬧笑聲驅散整夜寂寥,擁擠的座位上沒有往常熟悉的未歸人。

好似知道自己被這樣的氣氛所拒於門外,正如他們只在半夜十二點後才姍姍前來,小心翼翼地挑揀角落的位置,恨不得誰也見不著他們,把臉埋在衣物裡;或又麻木於嫌惡的目光,將乾燥起皺的臉大肆露出來。

那天我有幸提早下班,摩肩擦踵地擠出人群,正見他坐在靠窗的位置,面前依舊擺著一杯濃湯,尚且來不及揣測他的表情,窗外煙花倏然劃破長夜。

那一張雞皮鶴髮的面容,乍然撞入我毫無防備的回眸。

「前幾日……有魚死掉嗎?」我遲疑地開口,她頭也不回地回答沒有,背影像一坨團起的肉,縮在紙箱前面,頭髮稀疏耷拉在背上,一個錯眼,便和坐在角落的未歸人沒有什麼不同。

二十四小時,無家可歸的棲身之所。

我起身走過去抱住了她,反覆地說:對不起……對不起,媽媽。

那天我無意中碰到的外套下的背脊,肩胛突出,瘦骨嶙峋。

他在電話機前含淚向我說了謊,一聲謝謝哽咽又含糊,如何忍心拆穿。

她的手覆上我的手背,輕聲說:「沒關係,媽媽原諒你。」

又輪到我排班,在櫃台百無聊賴地聽著老李和他心愛的姑娘吵架。我排著番茄醬包思索著,究竟像魚缸裡的孔雀魚過著一不小心便誤食別人魚肚底下糞便,安靜悠游的生活,會不會比較好?

然而像牠們這樣的日子,都還有被我攪得天翻地覆的一天,我自己的生活又何嘗為我所控?老牛仔、媽媽、哥哥、老李、我、和孔雀魚到底沒什麼不同,總有一隻手伸入命裡,高興時輕輕撩撥你,不高興便重重一攪,教人摔得頭破血流。

老李贏了一場戰爭,電話卻收得氣急敗壞。他喝了幾口可樂緩緩,和我說他前幾日在不遠的公園裡看到警察圍著一個人,一月的天,裹著薄外套的屍體寒冷如冰,他仔細一瞧,竟然是面熟的未歸人。

是老牛仔嗎?

不是他。他指指角落:是經常坐那個位置的老婆婆。

都是可憐人。他說。

心頭悄然襲上一點無能為力的傷心,轉瞬又消失在下一個客人的餐點裡。我送完餐點回到櫃台,台上一張寫著字的衛生紙,沒有署名,字跡歪歪扭扭,彷彿小學生握筆。

「謝謝你們不趕我走,謝謝。」

北風料峭的一月,水冰得連洗抹布都不大情願。我抬頭,窗邊的位置不見熟悉的未歸人,只有一個帶著小女孩的年輕媽媽,輕聲細語地哄小孩吃飯。

玻璃門悄然推開,未曾見過的新面孔,我朝他舉起右手。

人潮如水,時而離合,時而聚散。

「歡迎光臨,這裡可以為您點餐!」

泉涸時,我們未曾相濡以沫;細雨時,又何妨相忘於江湖。

版权声明:本文版權屬於《泰國世界日報》,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文章來源www.udnbkk.com。
下一篇:髮術
热点图文
推荐阅读
80年前磚牆出土 能幫老建築回春
【泰國世界日報訊】歷史建築新化公會堂在1936年完工啟用,但原有的門...查看全文
臉書打擊假新聞可疑貼文加警語 針對累犯網站而非新聞 恐誤報 ...
【泰國世界日報訊】打擊假新聞!臉書這回使出新招,已有網友在某些自...查看全文
漳州老宅挖出古幣遭哄搶
【漳州訊】據《海西晨報》報導,日前,在漳州南江濱路中山橋段的施工...查看全文
「裝配式建築」 泉州興起
【泉州訊】泉州網報導,「裝配式建築」在泉州悄然興起,泉州市首個試...查看全文
手机版

轻松读报,链接世界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即刻与世界君亲密互动,还有劲爆奖品等你来拿!

官方微博

最快最准泰国即时新闻,尽在掌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