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註冊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泰国世界日报

搜索
热搜: 泰国 政治 攻略
泰国世界日报 首頁 綜合 教学 查看内容

澳洲灰狗巴士失物記

2016-4-3 09:00| 发布者: 673880| 查看: 213| 评论: 0

 ■胡仄佳

19902月,在坎培拉國立大學門瑟斯圖書館結束了我的苗繡收藏展覽後,決定帶著那箱藏品回雪梨來,繼續安排隨後的展覽。

坎培拉的朋友幫我買了張灰狗巴士票,送我上車,告訴我在雪梨中央火車站下車,雪梨的朋友會來接我,讓不懂英語的我放下心來。坎培拉到雪梨距離不到三百公里,長途巴士慢慢開,大約四、五個小時也能到。

眼見裝滿我藏品的大皮箱被拎進灰狗巴士下部的行李艙。客人不多,半數座位空著。我的位子在車中段靠窗,按澳洲英國系統的開車方向,我的座位會看見公路右面對面逆行的車輛,觀賞沿途風景也是絕好的位置。

車外陽光剔透,車內空調大開,座位舒適得有點不像話。要知道我離開中國還不到三個月,中國的列車晃蕩座硬僵直,遠行下來腰痠背痛,穿行於黔東南苗鄉的巴士大多破舊不堪,還人擠人到極限,哪裡乘坐過這樣舒適的長途巴士?

澳洲的高速公路路況好,大巴士運行安靜,而且灰狗大巴士車內還有洗手間,儘管窄小,但不用等到大巴士停靠加油休息時才能急急釋放,對我來說已喜出望外。

我是那種尿脬小、自小愛喝水但體內緩存功能較差、憋功段位很低的人。出國前常去苗地看苗山水神迷苗繡,最怕的就是爛巴士一路不停,肚子裡忍不住廢水咣噹欲出,怎麼辦?人憋急了,苗鄉巴士還能喊停,但上了苗人原木鑿空而成的河船更慘,不到目的地不能停船。曾趕過一次清水江下游的苗場,上的就是這種兩頭尖的苗船,滿船人貨擠得沒剩幾米空檔。河上船如箭般順流下去,沒多久,上船前喝下的水在肚子裡作亂,半程中無法再忍,無奈請同行小苗女象徵性遮擋,在雞鴨籠米袋上高低站坐的苗男女瞟視下,不得已在船裡留下的難堪至今想起來臉紅。發現灰狗大巴上有洗手間,隨身帶的一瓶水可以放心喝乾了。

輕快的行程讓我十分放鬆,貪婪地看窗外景色,那是跟我的家鄉四川、與貴州苗山水完全不同的自然風光。高速公路在桉樹林灰藍樹林中無阻前行,森林中不時兩處左一彎右一道的河水海灣,或海藍,或者如亮灰綢緞。

灰狗大巴士的速度比轎車慢,八十公里左右的速度一路開著,半路上停下一兩次放下短程客,開到雪梨城裡已是晚上八點左右了,我是車上最後的兩位乘客之一。

下車等著拿箱子,灰狗大巴士的行李艙空蕩蕩的,司機摸不著頭腦,我的行李失蹤了!頓時我冒出一身冷汗來。

來接我的朋友巴比也急,拿著我的車票去公司值班室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車票上的行李票在,我又是親眼看著箱子被塞進行李艙的,丟得太蹊蹺。

天色已晚,巴比領一張表格出來,幫我填寫丟失箱子的大小、內容和價值。她問了好幾次這些苗繡的價值,昏頭昏腦的我哪裡知道?這箱在坎培拉國立大學圖書館展出的是我的藏品的精品部分,有六件近百年老的盛裝和三十多幅絕美苗繡繡片,還有一批老銀飾。巴比再催,我蹦出個數字來,巴比眼睛都睜圓了,反問我:

「你確定這是她們的價值嗎?」

我咬牙點頭,說是,是這個數字。說的是澳元不是九○年代的人民幣。

填好表格交給灰狗巴士辦公室的值班人,巴比扭頭安慰我,說灰狗公司一定會幫我查找箱子的,萬一最後找不到,會按公司的賠償規定賠我錢的。

看得出巴比對我說的價值數字持懷疑態度,在中國時,我曾帶她和日本人中林去過苗鄉,但她不懂比我所說價值再翻幾倍,也買不到類似的苗繡精品啊。

巴比開車帶我去她朋友的家,朋友家在雪梨內城區紐塘,那是個曾經以嬉皮和工薪階層人士聚居的城區,近年來已變成雅痞占多數的白領和藝術家們喜愛的地方。這一帶街道不寬,主街上各種店鋪餐館林立,極有迷人情調,錯綜複雜的小街兩旁是風格各異的民居建築接踵比肩,一些過去的小型廠房庫房也被後來人買下改造成家。巴比這位朋友就買下這樣的建築,就是那種從外觀上看毫不起眼方正磚廠房,但內裡讓她兒子設計成開放式的寬大美妙民居。

我沒見到屋主,巴比說她是位富有也很有品味的作家,那時她正到中國旅遊一段時間,歡迎巴比住她家順便幫她照顧花草植物。

巴比把自己拋到寬大沙發上舒適躺下嘆息,說房子這麼大,弄個交響樂隊來演出也裝得下。她笑說這朋友人很好但也很挑剔,比如她臨行前專門指點廚房裡懸掛的一大堆各種鍋子,告誡巴比只能用木杓木鏟在鍋裡翻炒,不得忘記。

可憐我全心思都在丟失的苗繡箱子上,一點欣賞這幢美妙民居的心情都沒有。

初到澳洲幾乎沒有與人英語交流的能力,箱子丟了,也只能當啞巴。好在巴比包攬下幫我聯繫尋找的一切事,幾次打電話給灰狗巴士公司追問到底哪裡出了錯,給城中心警察局報警掛失,給中央火車站失物招領處打電話,看有無人送去他們哪裡……。該做的事都做了,時間一天天過去,室外陽光那麼明快,室內好玩好看的角落也吸引不起我的注意,我只關心我的藏品箱子能否找回。

第七天早晨,我懨懨起床,越想越傷心,下樓坐在樓梯上埋頭抱住膝蓋抽抽噎噎地哭起來。突然,電話鈴響聲刺耳,聽見巴比急跑過去撈起電話,我不懂英語但聽得出她問答聲中有驚喜。抬起頭來,見巴比真是滿臉生動眉飛色舞,放下電話她大叫一聲:「找到啦!」急急拉我鑽進她的車裡,快速趕去中央火車站失物招領處。

她邊開車邊斷斷續續告訴我,電話是員警打來的。那位員警接到巴比的掛失後,一直注意四處查找,幾天聯繫的結果,終於還是在中央火車站的失物招領處發現了。

其實就在我丟失箱子的當晚,一位澳洲女士就把箱子送交到中央火車站的失物招領處,當時值班的人把沉重的大箱子塞進無數失物櫃最下面一排的一格時,塞的勁大了點,不深彎腰就看不見。登記時也出了點差錯,以至於我們和員警多次詢問皆不得要領。

幫我找到箱子下落的那位年輕帥哥員警也在場,很滿意看到我哆嗦打開箱子,說東西全在時的激動的樣子。我真心想給這位敬業員警一個大擁抱,可是沒膽,剛離開中國的我沒勇氣像澳洲人一樣,以擁抱的方式表達我的謝意。

巴比有限的中文提供給我細節,加上連蒙帶猜的,我自己還原了這個悲喜交集一周的故事全貌:

箱子隨車一路安全抵達雪梨城,出差錯責任全在司機。灰狗巴士中間停過四次,每次司機會取出客人行李交給乘客,然後繼續前行。

司機誤以為我的下車地點是在中央火車站,卻沒注意到我應該在灰狗巴士公司的終點站下車。兩站只有幾分鐘之隔,這一錯就為後面的故事發展留下糟糕伏筆了。

中央火車站的幾位乘客下車後,司機搬出有中央火車站標籤的大小行李放在路邊後,就回到駕駛座位開車走了。他沒有等待確認乘客拿走自己的行李後再開動,是他失職。

昏暗夜色中,我那箱子站在中央火車站路邊公園旁,進出中央火車站的乘客路過公園的不少,但多是匆匆走過,盡可能縮短在那一帶停留時間。那不大的公園是雪梨城中出名的癮君子流浪漢醉鬼們的出沒之地。無人認領的箱子,被癮君子流浪漢發現拿走的可能性不能再高了。即使這些苗繡對他們來說也許是廢物一堆,但只要找到肯給幾塊錢的買主,就很可能被賣掉了。

我的箱子卻被一位路過婦女發現孤立在路邊,她左右看看不見人來拿,等了好一陣。也不知這位好心婦女是怎樣費力把箱子弄到失物招領處交給值班人的,箱子沒鎖,她沒打開,連姓名電話都沒留下就匆匆趕路去了,讓我想要當面說聲謝謝的可能都沒有。

滑稽的另一細節,我當時沒好意思告訴巴比和那位員警。

話說黃昏後我的視線從看風景轉入車內,突然發現我前面年輕澳男的頭型十分好看,沒強橫稜角反骨,柔和乾淨的金髮平頭修剪出有種無法言說的美妙。反正我是坐在他後面,放肆但看無妨,就這麼悄悄地看前面人頭直到終點站。

本來我的座位就在司機一側,看不到路邊上下乘客和行李,更沒有意識有兩個中央火車站停車點。就在我眼神癡迷美男頭的十幾分鐘時間裡,行李箱陰差陽錯地被丟棄在路邊上,歷時一周才輾轉回到我身邊。

那份深深的感動二十年過去也難忘。雖然我不知道那位送箱子去失物招領處的婦女是什麼樣子,也只模糊記得那位高大帥員警的笑容,甚至想不起那一周多時間裡巴比如何百般耐心幫助我的更多細節,但我對自己說,這是澳洲人給予一個初到此地的外國人的最深刻溫暖的畫面場景。

從此,我愛上這個國家。

(寄自澳洲)

版权声明:本文版權屬於《泰國世界日報》,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文章來源www.udnbkk.com。
上一篇:在岸邊 下一篇:燈塔守的日和夜
热点图文
推荐阅读
南京大屠殺遇難者家屬祭親人
【南京訊】中新社報導,冬日清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查看全文
東方最美人魚孫菲 演繹藝術之美
【南京訊】中新社報導,運用高超的柔術,將身體折為5段,穿越多個空間...查看全文
首屆紫金京崑藝術群英會開幕
【南京訊】《新華日報》報導,11月30日,首屆紫金京崑藝術群英會在南...查看全文
1噸重燈靠南京路燈人背上山
【南京訊】人民網報導,與工友們背著近1噸重的路燈搬上山,再挨個安裝...查看全文
手机版

轻松读报,链接世界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即刻与世界君亲密互动,还有劲爆奖品等你来拿!

官方微博

最快最准泰国即时新闻,尽在掌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