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註冊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泰国世界日报

搜索
热搜: 泰国 政治 攻略
泰国世界日报 首頁 綜合 副刊 查看内容

合乎情理,出乎意料 ■吳怡仁

2016-4-18 09:00| 发布者: 673880| 查看: 100| 评论: 0

吳怡仁


最近在網路上讀到一篇網誌,標題是〈奧斯卡獎謝詞少於十一字的得主〉(10 Oscar Winners Whose Speeches Were Under 11 Words),這網誌引出我對奧斯卡獎的一些感想。

我從小喜愛電影,尤其是美國電影,所以很注意奧斯卡獎。那時台灣電視台要等幾個月才買到頒獎典禮播放的權力,雖然已沒有新奇感,但是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多年後我來了美國,終於可以看到實況直播,和大家一樣懷著期待的心情等著看自己預測的影片、導演、編劇和演員會不會得獎。不過卻有另一個問題,那時奧斯卡獎典禮是在三月底的一個星期一晚上舉辦,不幸的是我喜愛的美國大學籃球冠軍賽也在同一天晚上,兩者都是我不看錄影的實況轉播,只好頻頻轉台,怕錯過典禮和球賽的精采場面。後來美國大學籃球決賽由入選三十二隊增加到六十四隊,冠軍賽因而延後一星期才解決我這個難題。

如今奧斯卡獎典禮時間提前,不與任何我也喜愛的實況轉播衝突,我卻因另一原因又回去頻頻轉台的習慣。先說早在1971年,一件事曾經動搖我對奧斯卡獎和其他電影獎獎的看法。那年得到最佳男主角獎的是主演《巴頓將軍》(Patton1970年)的喬治.史考特(George C. Scott),他認為演戲不是競賽,判斷誰輸誰贏很無聊所以拒絕領獎。史考特早在1962年因《江湖浪子》(The Hustler)獲得提名最佳男配角時就已經謝絕過提名,那時他沒得獎,所以沒有引起世人注目,不過這證明了他的立場一貫,不是譁眾取寵。我當時仔細考量這件事後,覺得他的看法有道理,但是我不排斥給電影藝術工作者獎勵,這是電影獎的一大功能,所以我還是很注意電影獎的事,雖然常常有得獎人不見得是非他莫屬的結果,但是也都不離譜。

近年來我對電影獎的看法不變,但是逐漸對電影獎「頒獎」的部分失去興趣,因為我覺得得獎人的謝詞越來越無聊可笑。我最反感的是,如今似乎只為了不要得罪有「權」有「錢」的人,得獎人流行把所有幕前幕後「大人物」的名字像流水帳般毫無感情地念一遍。這讓我想起名演員馬文.道格拉斯(Melvyn Douglas)曾說過:「電影是許許多多人同心努力的成果。」他指的是片場內外所有大大小小的工作人員,不是只有「重要人物」才算數。

近幾年另一個潮流是得獎人把與電影製作毫無關聯的家人名單也念一遍,甚至幾個月的小寶寶也不例外。親情雖是一個人事業裡很重要的動力,但是他們所得並不是終身成就獎。對於一部電影來說,幾個月的小寶寶的貢獻不可能比那些參與電影製作的小人物多。我覺得凡事應有先後,所以聽不慣那些聽似感情豐富其實虛假或幼稚的謝詞,所以我現在觀看頒獎典禮時,一旦得獎名單宣布後,得獎人開始走上舞台,我就馬上轉台,估計下一獎項即將宣布時才轉回。

前面所提的網誌〈奧斯卡獎謝詞少於十一字的得主〉裡的簡短謝詞大都是「謝謝」,重複這兩個字,或者加上一兩個形容詞,但是他們的真誠特別感人。例如喬.派西(Joe Pesci1991年因《四海好傢伙》(Goodfellas1990年)獲得最佳男配角獎時只說「這是我的榮幸,謝謝!」就因熱淚盈眶而走下台。不過最令我難忘的謝詞來自1979年的台灣金馬獎典禮,那年胡金銓因《山中傳奇》而獲得最佳導演獎,他領獎時只說八個字「合乎情理,出乎意料」。胡金銓當時並不是刻意想出這八個字來現寶,據說這是他常常掛在嘴邊的八個字,是他終其一生拍攝電影時對劇情的要求。我覺得這個謝詞不僅精確地表達了他領獎前後的心情,而且令人回味無窮。 (寄自加州)


版权声明:本文版權屬於《泰國世界日報》,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文章來源www.udnbkk.com。
热点图文
推荐阅读
異城的奮鬥 波士頓夜裡的杜鵑花 ■羅智強
淡淡的三月天,杜鵑花開在山坡上,杜鵑花開在小溪旁,多美麗啊!像村...查看全文
有幸在文化圈打滾半輩子
■符 徵 筆者自1964年學成返回泰國踏入社會工作後,迄至今年(2016年...查看全文
藍溪遺夢
■方文國 一 藍溪發源于贛東北三清山的崇山峻嶺間。像一條藍色的飄...查看全文
八月十五月兒圓
■李啟 一九九零年的事,就發生在我們泰北。 山村裡有個姓龐的婦女,...查看全文
手机版

轻松读报,链接世界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即刻与世界君亲密互动,还有劲爆奖品等你来拿!

官方微博

最快最准泰国即时新闻,尽在掌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