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註冊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泰国世界日报

搜索
热搜: 泰国 政治 攻略
泰国世界日报 首頁 綜合 副刊 查看内容

維也納的精靈

2016-4-19 09:00| 发布者: 673880| 查看: 46| 评论: 0

 ■葉周


走進佛洛依德故居

維也納市區中有不少名人故居。在阿爾瑟格倫德區,我順著街道走進居民區,街道並不寬闊,兩邊的民居顯然有些年頭了,四、五層高,一幢連著一幢,之間都沒有間歇。穿過厚重的門,登上寬敞和彎曲的樓梯,來到三樓,我輕輕敲著兩扇紫色的木門,那就是心理學大師佛洛依德的住處。居室並不奢華,也不寬敞,現在已是佛洛依德博物館。佛洛依德自1891年起,在那裡工作和生活四十七年之久,當時那裡既是他的心理診所同時也是住所,他在那裡完成了大部分著作。

1933年納粹執政後迫害猶太人,他們在柏林公開燒毀佛洛依德的著作,佛洛伊德的所有著作都被禁止出版。佛洛依德在1938年維也納被占領仍不願離開維也納。最後,由於他女兒安娜‧佛洛依德被捕,他的房屋屢遭納粹匪徒搶劫,才同意去倫敦。佛洛依德得到他的病人和朋友,拿破崙家族的瑪麗‧波拿巴公主的資助,公主花了一大筆錢,把佛洛依德一家老小從納粹黨手上贖出來。193864日,佛洛依德經過法國巴黎到英國倫敦的漢普特斯。當他離國時,被要求簽署一份他曾被納粹黨敬重、善待的聲明。

當時佛洛依德住的街區,左鄰右舍大多是猶太人。我站在那條寧靜的街道上忽然想起看過的波蘭電影《鋼琴師》,其中的一段畫面淋漓盡致地表現了納粹迫害猶太人的血腥和殘酷:

在猶太隔離區中,有一天全家正在吃晚飯,納粹的軍車突然闖入,手持衝鋒槍的德國軍人衝上了公寓樓房,衝進了一戶正在晚餐的猶太家庭。納粹軍官喝令他們站起來,其中一位坐輪椅的老人連病帶嚇怎麼也站不起來。只見納粹軍官一揮手,兩個士兵上去,二話不說把老人推到陽台上,連人帶椅一起從高處扔了出去。老人和輪椅在半空中分開,重重地摔落在石頭街道上,肝腦塗地。家屬的驚詫哭聲還沒有消失,又有十幾個猶太人被驅逐到樓外,被喝令沿著警車的光束奔跑,在半途中,德國士兵突然對著人群瘋狂掃射,猶太人一個個倒在血泊中……。

佛洛依德有幸離開了維也納,但他的左鄰右舍們就沒有那麼幸運,許多人最後都被關進了集中營,死在那裡。佛洛依德的四個妹妹也都在奧地利遭納粹分子殺害。

走進故居的門廳,放著一張沙發供病人候診。他的工作室中,辦公桌後的窗架上掛著一面極普通的長方形鏡子。展出的歷史照片中,有一幅當年佛洛依德坐在同一窗前工作的照片,他的身後就掛著同樣的鏡子。他的坐姿很有個人特色,閱讀和工作時,他喜歡側著身子斜躺在椅子上,因此他坐的椅子是請人按照他的要求特製的。他瘦長的面容總是顯得異常嚴肅,目光機警地注視著前方。他應該是一個緊張形的人,每天要抽一盒雪茄。

佛洛依德出版的著作《夢的解析》和《圖騰與禁忌》,通過對人類各種極端心理情緒的研究,發布了獨具個人特徵的三大發現:夢是潛意識中慾望的滿足;伊底帕斯情結(兒子的戀母情結)是人類普遍的心理情結;兒童具有性愛意識和動機。不論我們是否贊同他的發現,他的理論已經影響人類八十多年。

1923年春,佛洛依德被診斷患了口腔癌,這可能與他每天大量抽雪茄的習慣有關。即使發現癌症,他仍沒改變抽雪茄的習慣。在隨後的六年中,他接受了很多次手術。即使很痛苦,仍然拒絕使用止痛藥。在生病期間他繼續為病人診療和著書立說。1939923日在倫敦,他因下顎癌而要求安樂死。

金色大廳的音樂盛宴

在維也納市中心的歌劇院周邊有許多餐館,傍晚時分我們在街道上悠閒地散步。這塊美麗的土地曾經居住過那麼多傑出的藝術人才,尤其是音樂家更是如數家珍般可以列出長長的一串名字:貝多芬、莫札特、史特勞斯等等歷史上著名的頂尖音樂家都與此地有關。

音樂家們在暑期通常有較長的假期。我去時是九月初,他們的假期剛剛結束。我購買了金色大廳新一季莫札特和史特勞斯交響音樂會首場的票。那天傍晚這座城市難得下起了小雨,在久旱之後迎來了一個溫馨的雨夜。踏著濕濡濡閃光的路面,我們穿過一個街心公園向金色大廳走去。

金色大廳是維也納愛樂樂團的常駐地。位於奧地利皇家音樂之友協會大樓中,金色大廳始建於1867年,1869年竣工。是義大利文藝復興式建築。外牆黃紅兩色相間,屋頂上豎立著許多音樂女神雕像,古雅別致。每個音樂季維也納交響樂團在此舉辦十二場音樂會。金色大廳共有一千七百四十四個座位,三百個站位。

金色大廳以其內部裝飾的金碧輝煌而聞名世界,走進劇場,所見正是這一片金黃。劇場中的座椅顯出了傳統的色彩,簡單的木製翻椅,座位也並不十分寬敞。大廳的頂部頗高,使我想起了在巴黎和威尼斯看見過的皇家宮殿中的大廳,許多宮殿的大廳是空著的,而牆上的歷史照片展示的就是昔日舉行盛典派對的照片。置身於金色大廳,我感受到了這種氛圍。四壁裝飾得金碧輝煌,頂部還鑲嵌了一幅幅巨大的壁畫。八盞掛鈴形狀的水晶吊燈有規則地排列著,把四壁照得輝煌燦爛。我坐在二樓的大廳中,注意到演出過程中包廂中坐在第二排的觀眾都站起身來。幕間休息時就去那兒串門,實地體驗了一下,才發覺第二排的視線被前排遮擋了,難怪他們始終站著。並且,走近舞台才發現,所有的麥克風都懸空掛在幾條黑線上。遠處看不見,可是坐在台側就一目了然,畢竟有些礙眼。

整場音樂會的氣氛是歡快的,交響樂結合著男女聲獨唱合唱,將莫札特和史特勞斯歡快的音樂融合在一起。這些音樂都是我們熟悉的,歷經歲月卻傳之久遠。我曾經有幾次在音樂的進行中閉上眼睛,享受那純粹屬於聽覺的世界。那個世界是華麗的、具備生命力的。而這樣的音樂傳遞了幾百年依然具備頑強的生命力。

當天的指揮是一個幽默的人,他揮舞著手勢指揮觀眾跟著他的拍子鼓掌,於是在充滿互動的樂曲演奏中,台上台下融為一體。我想這應該是莫札特等前輩音樂大師們渴望的效果。音樂,在那個夜晚將來自世界各地的旅遊者融合在一起,大家共同陶醉在大師音樂的美麗氛圍中。

音樂會結束後已是午夜,雨停了,踏著濕濡濡的路面,在燈火依舊輝煌的市中心行走,感受到曾經去過的許多繁華都市的氛圍。人流逐漸少了,肚子有些餓了。前面的地鐵站附近有一個依然亮著燈火的速食鋪。少許從音樂會出來的人站在店前的小桌前慢悠悠地吃著簡單的速食。我們加入了那個行列,點了一些香腸和豬排。店主利索地將半成品放進烤箱或是微波爐中加熱,很快就遞到客人手裡。夜晚的維也納是安靜的,在夜色中望著不遠處的城市地標歌劇院,想到多少藝術和科學的精靈曾經飛揚在這片土地上,我無數次將目光投射在黑色的夜空中,渴望與先賢們交集。

(下)(寄自加州)

版权声明:本文版權屬於《泰國世界日報》,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文章來源www.udnbkk.com。
上一篇:許願 ■蔡文哲 下一篇:情節
热点图文
推荐阅读
異城的奮鬥 波士頓夜裡的杜鵑花 ■羅智強
淡淡的三月天,杜鵑花開在山坡上,杜鵑花開在小溪旁,多美麗啊!像村...查看全文
有幸在文化圈打滾半輩子
■符 徵 筆者自1964年學成返回泰國踏入社會工作後,迄至今年(2016年...查看全文
藍溪遺夢
■方文國 一 藍溪發源于贛東北三清山的崇山峻嶺間。像一條藍色的飄...查看全文
八月十五月兒圓
■李啟 一九九零年的事,就發生在我們泰北。 山村裡有個姓龐的婦女,...查看全文
手机版

轻松读报,链接世界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即刻与世界君亲密互动,还有劲爆奖品等你来拿!

官方微博

最快最准泰国即时新闻,尽在掌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