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立即註冊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泰国世界日报

搜索
热搜: 泰国 政治 攻略
泰国世界日报 首頁 綜合 副刊 查看内容

接觸京劇的緣起 ■楊世彭

2016-5-2 09:00| 发布者: 673880| 查看: 131| 评论: 0


華人在歐美攻讀戲劇博士學位,而且在學術領域或舞台實務方面頗有成就者,目前為數已多。我與他們最大不同點之一,就是我自小就接觸京劇;不是坐科習藝,而是廣泛地瞭解京劇藝術及其演唱技藝。

我的父母都是系出名門,早年過慣優裕的生活。他倆的個性迥然不同,卻有個共同的愛好,那就是京劇。不但愛看,還自己學,偶爾還登台票戲。我母親唱馬派老生,我父親唱程派青衣,夫妻兩個在台上剛好性別對換。「馬派」是指老生演員馬連良的唱腔作派,「程派」是指青衣名伶程硯秋的表演藝術,他們兩位都是上世紀京劇界最紅的演員。

票友的家裡,當然整天播放京劇唱片,也當然找老師回來教戲吊嗓,耳濡目染之下,幼小的我早就聽熟了京劇各行當著名劇目的唱腔和道白,也熟悉胡琴的過門。自我懂事開始,我即伴隨父母到戲園子裡看戲,武戲看完之後,即在文戲悠長的唱腔裡安然入睡,最後讓奶媽抱回家裡。

我學京戲,應是母親開的蒙。記得當時只有五歲,坐在母親床上吃蘋果,母親邊削蘋果邊教我唱《四郎探母》裡楊四郎那段有名的「西皮正板」:「楊延輝坐宮院自思自嘆,想起了當年事好不慘然。我好比籠中鳥有翅難展,我好比虎離山受了孤單。我好比南來雁失群飛散,我好比淺水龍困在沙灘……」我每學會一句,母親就給我一片蘋果,五歲的我居然順利地學會了頭四句,也吃了四片蘋果,但到了「南來雁」那句頗長而繁難的拖腔時,卻不是幼年的我所能應付,但母親還是給了我那第五片蘋果。

記得七歲時患了傷寒,整整一個月要在床上養病。父親為了解除我的煩悶,給我一架小型手搖唱機和一張七十八轉的京劇舊唱片玩耍。誰知我卻藉著這張舊唱片學起戲來。唱片共有兩段,正面是余叔岩的《秦瓊賣馬》「西皮正板」,反面是金秀山(花臉宗師金少山的父親)的《御果園》「二簧原板」,根本是風馬牛不相關的兩種行當兩種派別,病中無聊的我卻把它們全學了。病癒下床,唱片早已唱爛,但七歲的我已可有板有眼、字正腔圓地唱出一段余派老生戲及一段金派花臉戲,而這兩段「店東主看過了黃驃馬」及「提起了當年在太原」,還是我後來進了台北師大附中初中部之後,在晚會上經常表演的唱段呢。

幼年時也曾非正式地演過戲。當時住在家鄉無錫,家境極好。九歲時曾陪大我四歲的姊姊排練《蘇三起解》,因為我姊姊將在慶賀四伯父的堂會中彩串蘇三。「堂會」者,有錢人在自己宅子裡架起戲台唱戲賀壽之類的享樂活動也,《紅樓夢》中即常述及。當晚的堂會自然僱戲班子唱,但其中一齣則由年方十三的家庭成員彩串,自為慶典的高潮,引得財勢雄厚的祖父呵呵大笑,身任無錫縣長的四伯父志得意滿,也使愛好京劇的父母竊竊私喜,而百餘在場親友的叫好助興,演出之後的多方讚譽,更不在話下。

既有如此出頭露臉的機會,我姊姊自不敢掉以輕心,除了跟隨師傅勤習唱腔道白、身段作表外,還不時私下排練,那時候就用得上我這不才弟弟了。我在姊姊學戲時一側旁觀,早就記熟全劇兩角的所有唱腔道白及大致的舞台調度,每當姊姊要「下私功」時,我就充當劇中的另一人物:解差崇公道。這是丑角的行當,我也照演不誤,從這善心老頭的「引子」 :「你說你公道,我說我公道;公道不公道,自有天知道」念起,直到兩人下場,中間所有崇公道台詞及身段作表,一點不漏地為我姊姊提供,直至她排練純熟為止。到了正式演出時,崇公道當然由內行扮演,我在台下看我姊姊表演,口中默誦所有唱腔台詞,如痴如醉之際,真恨不得自己也能上台表演。現在想想,我對票戲學戲的愛好,還有我後來攻讀戲劇這個非常冷門的行業,恐在那個時刻即已播下後來發芽生根的種子了。

1948年春,我們一家移居台北。父親與幾個朋友在新竹投資一家玻璃廠,結果一敗塗地,連母親的私房錢及首飾都陪了進去,從此我們就過起比較清寒的日子,父親也從世家公子變成靠薪水吃飯的「打工一族」了。可是在他設廠失敗之前,我們在台北的生活仍極優裕,父母親的票戲愛好仍然持續,家中仍有琴師吊嗓說戲,大批票友也常來家中玩樂飲宴。記得顧正秋劇團在永樂戲院公演時,我們是長期的捧場客;1949年的除夕,顧女士和她師妹張正芬還在我家過年守歲。也記得程硯秋的琴師周長華初來台灣時,每星期兩晚還來我家說戲並教我父親拉胡琴,十三歲的我因此也學會不少程派青衣的唱腔。可惜這段「好景」隨著父親工廠倒閉而匆匆結束了。

我正式學戲票戲,要等1955年進入台灣大學之後。台大有個國劇社,當時好手如雲,每星期一至二兩晚在文學院旁邊的「臨時教室」吊嗓,也請專業演員來社教戲,每學期也至少有一次公演,地點在當年的國際學舍、師大禮堂、中山堂等處。我本來是唱老生的,但見社中已有兩位相當高明的老生,而小生行當尚缺,為求在演出時有份,我就決定改變行當,從頭學起改唱小生。在台大的四年及軍中的兩年,倒也票過十幾二十齣京劇,其中有幾齣還曾榮任主角。

我的老師是台北工專的賈雲樵教授,他不是內行,但與內行長期交往,早年兼得名師真傳,功力絕不比當年台灣的專業小生演員差。他早年生活優裕,曾拜小生名宿姜妙香先生為師,得過姜派真傳,他的《群英會》周瑜、《奇雙會》趙寵、《鴻鸞囍》莫稽、《得意緣》盧人傑、《三堂會審》王金龍諸角,在台灣內行間都極推崇,上世紀後半年代台灣的首要小生若曹復永、高蕙蘭等,亦都曾向賈先生問藝請益。

這位老師有個怪脾氣,就是看不起錢,只要學生對了眼投了緣,免費都肯教,否則出多少錢向他學戲都免開尊口。我就是對了他的眼,也肯虛心求教,因此六年來自賈先生處得到不少傳授,小生的唱念作表,也打了些基礎。可是我身軀頎長手腳僵硬,一直做不好老師那份「邊式」而又瀟灑的身段,這是我師徒均引以為憾的。

(上)(寄自內華達州)

版权声明:本文版權屬於《泰國世界日報》,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文章來源www.udnbkk.com。
热点图文
推荐阅读
異城的奮鬥 波士頓夜裡的杜鵑花 ■羅智強
淡淡的三月天,杜鵑花開在山坡上,杜鵑花開在小溪旁,多美麗啊!像村...查看全文
有幸在文化圈打滾半輩子
■符 徵 筆者自1964年學成返回泰國踏入社會工作後,迄至今年(2016年...查看全文
藍溪遺夢
■方文國 一 藍溪發源于贛東北三清山的崇山峻嶺間。像一條藍色的飄...查看全文
八月十五月兒圓
■李啟 一九九零年的事,就發生在我們泰北。 山村裡有個姓龐的婦女,...查看全文
手机版

轻松读报,链接世界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即刻与世界君亲密互动,还有劲爆奖品等你来拿!

官方微博

最快最准泰国即时新闻,尽在掌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