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切换风格
立即註冊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泰国世界日报

搜索
热搜: 泰国 政治 攻略
泰国世界日报 首頁 綜合 乡情 查看内容

中國最後的桃姐

2018-9-14 21:30| 发布者: QinMoXi| 查看: 1948| 评论: 0



自梳,是珠三角相沿300餘年的習俗,指女性把頭髮像已婚婦一樣自行盤起,以示終生不嫁。離開家鄉的自梳女,多數從事類似「桃姐」的保母。如今,在廣東順德區均安鎮的冰玉堂相伴養老的自梳女只剩下12位,她們是中國最後的自梳女。

■華西都市報╱張路延報導
起源養活家庭 當住家傭人
根據《順德縣志》記載,明清時期,就有了女子不嫁的現象。
明代起,順德繅絲產業開始興起,到了清代中後期,順德絲織品出口為全省之冠,當地女性擅長種桑養蠶,繅絲煮繭,並從中獲得經濟獨立。
這讓當地女性有了選擇不透過結婚依附他人的底氣,到了20世紀30年代,順德女性40萬人,自梳女就超過萬人。
不過隨著戰爭爆發,大量絲廠倒閉,許多家庭陷入貧困,而女性在此時,則擔起外出做工,養活家庭的重任。
在現代語境裡,自梳女這一名稱,常常和「桃姐」連在一起。
導演許鞍華,曾出品過一部電影《桃姐》,由葉德嫻、劉德華等聯袂出演,憑借「桃姐」一角,葉德嫻還獲得第68屆威尼斯電影節的最佳女主角,而這個角色「桃姐」的身分,是把少爺從小照料到大的住家傭人。
因不識字和缺乏相關職業技能,不少自梳女離開家鄉,去到外地或是南洋後,往往從事最多的職業,就是類似「桃姐」的保母。
在相關書籍裡,黃麗娥等自梳女曾如此回憶,去南洋工作的女性,有三種典型職業,一是在工地上幹活的三水縣籍的「三水婆」,俗稱「紅頭巾」;二是在船上工作帶工人,戴藍頭巾;三就是住家傭人,在新加坡做家政的自梳女最多,每天白衣黑褲,成群結隊買菜,就有了「烏衣隊」的別稱。 

她,李家幹40年帶大李顯龍
已經離世的歐陽煥燕,正是當年「烏衣隊」的一員。因為曾在李光耀家中工作的關係,她曾頻頻見諸報端。
均安鎮社會服務創新中心社工羅婉瑩說:「其實,歐陽姑太一開始不是在李家,而是在著名華僑陳嘉庚家裡幹活,幹了9年,後來日軍侵略新加坡,陳家回重慶,李光耀的媽媽請她去家裡做工,她才和姊姊去了李家,一幹就是40年。」
在這40餘年裡,她「負責湊仔(帶娃),二姊負責煮飯」,現任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從蹣跚學步開始,由她一直照料到出國留學。
因為聰慧、忠誠、勤勞等共性,這群以自梳女為主的傭人,都很受雇主歡迎。
歐陽煥燕隨姊回沙頭村後,李家三兄妹也時時想念她,托人送來燕窩,還送來全家福和舊照片,照片後面寫著一行字:您是我們成長歲月中美好的記憶,我乘此良機,向您說一聲「謝謝」!


中國最後的桃姐

冰玉堂被視為珠三角地區自梳女歷史的重要見證。(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中國最後的桃姐

歐陽煥燕在李光耀家工作逾40年,將李顯龍從蹣跚學步照顧到出國留學。(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中國最後的桃姐

梁潔元照管冰玉堂,每天清晨開門敬香,一直在這待到傍晚關門。(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她,恐懼生孩子 堅決不嫁人
如今89歲的梁潔元22歲選擇了自梳,這不能說沒有家庭的因素。「當時打仗,日本人進村,我大哥嚇破了膽子,死掉了,嫂子也去了外省做工,兩個侄兒,一個4歲,一個6歲,我要是嫁人,父母帶著兩個孫子怎麼辦?」
她選擇自梳的原因,一是要幫襯家人,二是對生育的恐懼,她母親生了12個子女,活下來的不過4個。
「閻羅王和人就隔了一張紙,當時又沒有剖腹產,難產死掉很多,聽說生孩子也很痛苦,我就想不要嫁了不要嫁了,好多人來找我(結婚),到我做工的地方也來找我,我說你走吧,我不嫁人。」
84歲的黃瑞雲,則開玩笑說當自梳女並非自願,而是雙重因素的「被迫」。
「我家2個媽,11個姊妹,我排第5,爸爸說,以後分家產男的有,女的沒有,那我留著幹嘛?我靠自己,我走了,我跟八姑太(梁潔元)還不一樣,她年輕時那麼靚,好多人愛,為什麼不結婚?有人愛就結婚啊,我沒人愛嘛,靠不了爸媽又沒人要,那就當自梳女嘍。」

晚年抱團取暖共建姑婆屋
自梳女之間,有不少建立金蘭之誼,還會一起共建養老處所,稱作姑婆屋。如今在沙頭村外的冰玉堂,就是當年籌建、落成於1950年的姑婆屋,因為自梳女不能死在村子裡,所以冰玉堂建在村外。
如今的冰玉堂,四面圍牆中,是兩層小樓,後院種滿花草,一樓是廳堂和神位,掛滿「塔香」,香煙裊裊,二樓則是各種自梳女的老物件,箱籠、衣裳、捐獻物等,和這些年做的手工藝品。
「二樓以前是臥室,都是姑太們睡的床鋪。現在時代變了,我們可以和家人同住了,我們有的和親人同住,有的自己買屋自住,閒時來這裡聚會。」梁潔元說道。
2012年,冰玉堂自梳女展覽館掛牌成立,曾經屬於自梳女們的自留地,開始向公眾開放,展示這一段歷史。而早在2000年,剩下的自梳女們就簽署房屋遺囑書,等她們百年歸老後,產權就交給沙頭村福利委員會。
作為照管冰玉堂的自梳女,梁潔元每天清晨開門,給自梳女「長生牌」上香。隨著時間流逝,「長生牌」上的姐妹們,也在一個個離去,密密麻麻300多個名字,如今貼有紅紙條的,只剩下12張。
梁潔元在這裡開始日間作息,傍晚關門落鎖回家,每天吃完晚飯,還要在村頭散步一兩個小時,雖然已89歲了,眼不花腿不抖,精神很好。她說,自己從不後悔自梳女的決定,「即便結婚嫁人,生了孩子,也是有好有壞,誰說得準呢?一輩子靠自己挺好。」(中國新聞組整理)



中國最後的桃姐

冰玉堂的拜祭用品。(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版权声明:本文版權屬於《泰國世界日報》,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文章來源www.udnbkk.com。
热点图文
推荐阅读
雙11十年支付寶變聰明
雙11購物狂歡節,是指每年11月11日的網路促銷日,源於淘寶商城(天貓...查看全文
共享抗癌廚房15年不熄火
萬佐成(左)和熊庚香夫婦在自己的廚房前留影。現在有熱心人想改建這裡...查看全文
張學友如何變逃犯剋星
■中國新聞組╱整理媒體統計,近半年中國警方已在張學友演唱會上陸續...查看全文
養老金 多少才夠?
■中國新聞組╱整理香港文匯報報導,根據全國老齡辦發布的最新數據顯...查看全文
手机版

轻松读报,链接世界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即刻与世界君亲密互动,还有劲爆奖品等你来拿!

官方微博

最快最准泰国即时新闻,尽在掌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