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切换风格
立即註冊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泰国世界日报

搜索
热搜: 泰国 政治 攻略
泰国世界日报 首頁 綜合 万象 查看内容

「最高尚的救人工作 也會有最齷齪的殘酷人性…」

2020-10-19 17:41| 发布者: MoXi| 查看: 1621| 评论: 0



助剛果抗伊毒 WHO爆性侵門 
●「最高尚的救人工作,也會有最齷齪的殘酷人性。」2020年的全球疫情風暴下,受到戰亂與疫病雙重威脅的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6月25日終於止住蔓延兩年的第11回伊波拉出血熱疫情;原本是令人欽佩的戰疫故事,但根據路透與調查組織「新人權主義者」的深入發現,在伊波拉疫情最危機的當下,以世衛組織WHO為首的國際援助團隊,涉嫌結構性地以工作機會為要脅,對當地女性「權勢性侵」。調查團隊交叉比對內部吹哨者與當地NGO的資料,掌握至少51名受害女性的證詞,逼使聯合國祕書長下令徹查。

51受害者多為後勤女職員
綜觀過去,WHO與眾涉案的國際救援團體在類似的「趁火性侵」爭議上,已成惡名昭彰的性剝削累犯。從波士尼亞戰爭到海地大地震,國際援助者以救人之名行禽獸之實,再三易地重演。

剛果的「伊波拉性侵門」調查,是由關注國際援助公義的非營利媒體「新人權主義者」與湯森路透基金會共同發起。雙方投入超過一年,以剛果東部疫區大城貝尼(Beni)為調查軸心,可被證實的受害案例至少51名女性,大多是國際組織聘雇的後勤雇員,負責洗衣、煮飯、打掃、與地方社區聯繫。

遭點名指控的救援組織,主要以「涉案規模最大」的WHO為首,但還有其他將近30個單位──包括:無國界醫生(MSF)、世界展望會、樂施會(Oxfam)、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ALIMA、與國際移民組織──以及與眾國際組織協調對口的剛果政府衛生部……等等。

點名指控近30救援組織
截至報導發出之前,聯合國祕書長古鐵雷斯與WHO總部已展開「內部徹查」;NGO方面,世界展望會與ALIMA則表示遺憾,並「承諾馬上調查」;至於指控名單中的其他團體,以及像是國際紅十字會、CARE……等其他未列名組織,則以「保護受害者」為名,沒有回應、或根本拒絕配合「新人權主義者」與湯森路透基金會的追蹤申請。

「他把我叫到組織的旅館裡,當時我就覺得有點害怕。」一名匿名的性侵倖存者,對調查者如此回憶:「關於這些外國人……我們一直聽說著『奇怪的事』。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如此在乎伊波拉?但當我們死於戰亂、大屠殺時,卻不當一回事。」

「在房間裡,他死盯著我看,就是一陣尷尬的沉默……接著他對我開口:『你想要在WHO工作嗎?那就和我做愛吧。』我真的不想要,但卻覺得自己別無選擇,所以……我屈服了。」
剛果民主共和國剛結束的伊波拉疫情,從2018年8月開始、2020年6月結束。

「救病熱錢」加劇貪腐裙帶
短時間的迅速封堵,讓這波疫情最終的罹難人數,遠低於初始的「最壞預期」;但大量的外力介入,卻也劇烈地改變了疫區的經濟結構。因為以「國際前進團隊」為首的支援經濟,雖然為疫區帶來的許多新增、甚至可稱優渥的就業機會;但湧入的「救病熱錢」卻也加劇地方貪腐裙帶,並在無暇監管的第一現場現實中,衍生出許多殘酷、甚至與人道初衷背道而馳的犯罪問題。

在剛果疫情期間,前往增援的國際團隊都聘雇了大量的「專案顧問」,這些人可能是醫護人員,也有非醫事相關的各種行政與工作者,他們大多只與組織簽短期合約,是急難前線的專業約聘人員。

但在大規模的迫切動員中,國際團體往往缺少、或刻意忽略足夠的內部倫理監督機制,因此國際人道工作才會不斷出現聯合國維和部隊承包商在波士尼亞內戰後涉入強迫賣淫與人口販賣(電影「追密者:失控正義」即為這段故事)、國際援助團體在西非難民營涉入「性交換糧」醜聞、及2018震動樂施會的駐海地帶隊主任「濫用援助款帶隊買春」,甚至性侵兒童的駭人事件。

近6成指控「WHO雇員」侵犯
以本回的剛果為例,調查團隊在為期一年的布線中,光是在貝尼就確認了至少51起「可信的權勢性侵案例」,近6成受害者指控遭「WHO雇員」侵犯。然而相關調查由於戰亂及隨後的新冠肺炎疫情傳入而中斷,偵查範圍尚未接觸到鄉村疫區。真實存在的權勢性侵網絡,恐比已知的數字還龐大數倍。

這些性侵受害者,月薪區間大約落在50至100美元之間(是當地均薪的兩倍),主要負責廚務、清潔與基層行政工作;但極端狀況中,也有伊波拉染疫康復者,被惡意以「邀請成為免疫協調者」擔任地方社區溝通員的機會為名,卻藉機強暴的駭人案例。

除職權性侵涉嫌犯罪之外,根據調查通報,醫療援助團的性侵事件,絕大多數都以「相對有錢的外國顧問」為主,就算受害者被迫就範,加害者拒絕使用保險套、或其他避孕措施的做法,卻已接近是「性侵常態」。

加害人視權勢性侵為消遣
「WHO在地的部分員工,甚至把這種『權勢性侵』視為一種好笑、可供消遣的『援助交際』。」吹哨者表示:「因為沒人膽敢舉報,你覺得警察敢調查來救人國際組織嗎?而且大部分的受害者都忍氣吞聲,畢竟在疫病與戰亂之下,很難找到穩定的工作。」

綜觀世界數據,全球性侵倖存者中,約有80%的犯罪事件沒有被列案通報,對身體的侵犯與剝削,往往會先給受害人帶來極大的身心創傷與社會羞辱感。因此幾乎所有受訪者都異口同聲表示:「還有誰能主持公道?最後一樣得自己吞下委屈,帶著不堪的祕密隱忍療傷。」然而當類似的藏污納垢,再三於國際人道行動中重演,「人道」的意義為何?卻也讓那些堅守崗位倫理、捨命守法援助工作者們,陷入關於「道德」與「現實」的雙重困境。(聯合新聞網轉角國際)




「最高尚的救人工作 也會有最齷齪的殘酷人性…」

受聯合國與WHO招募的伊波拉康復免疫者(歐新社)。
热点图文
推荐阅读
單身經濟捨得花
■記者林則宏/報導報告稱,年輕單身群體花錢基本尚是為了便利、悅己...查看全文
一帶一路中國風狂吹白俄羅斯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2017年5月「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查看全文
向精日分子 宣戰
圖為舉著抗議日本、抵制日貨布條的群眾(圖,中新社資料照片)。■記...查看全文
張首晟隕落的物理學驕子
他出身書香門第,才華橫溢少年成名,他是大師楊振寧的得意門生,他因...查看全文
手机版

轻松读报,链接世界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即刻与世界君亲密互动,还有劲爆奖品等你来拿!

官方微博

最快最准泰国即时新闻,尽在掌握!

返回顶部